济南诚一化工有限公司

  • 电话:15063337358
  • 传真:0531-85932887

《捷克史》:挺身反抗政權的波希米亞,最後連信仰自由都沒有

作者:腾龙娱乐-腾龙娱乐平台-腾龙娱乐官网 发布时间:2019-11-23 18:46:06

  文:周力行

  受壓迫的捷克斯洛伐克民族

  白山之役以前時期的經濟和政治危機,釀成1618年的戰爭衝突。非天主教貴族們反對哈布斯堡教權主義派的壓迫,拉開衝突的序幕,伴隨著爭取民族獨立的起義行動,所以得到了全民族的響應。

  1618年5月23日發生的「布拉格的拋出窗外事件」,被視為是波希米亞新教貴族公開對抗哈布斯堡的徵兆。他們組成的代表政府議決把天主教耶穌會教士驅逐出波希米亞,沒收他們的土地,並進行反對哈布斯堡王朝的反抗行動。波希米亞貴族決定徵兵,頒佈法令驅逐耶穌會信徒,並且宣告波希米亞王位的繼承需要經過遴選。結果選出一位喀爾文教徒巴拉丁的斐特烈來繼承波希米亞王位。

  波希米亞出兵對抗神聖羅馬帝國,開啟所謂的「捷克戰爭」,成了大規模國際衝突的警訊,這一衝突後來發展為「三十年戰爭」。那是一場造成波希米亞政治脫序和經濟荒蕪的災難,大批的捷克人和日耳曼新教徒被迫遷居移往他處或者改信羅馬天主教。

  但是,波希米亞人民反哈布斯堡的行動沒有轉變為反抗外國統治的民族戰爭。在反抗陣營裡存在著許多的矛盾,為爭權奪利而相互傾軋爭鬥的貴族們分裂成兩個陣營:反哈布斯堡和非天主教的多數派以及依附哈布斯堡王朝和羅馬天主教會結盟的少數派。貴族階層中的某些人遊走於兩個陣營之間,或者只是在表面上加入反抗行動的行列。這種搖擺投機的特性為哈布斯堡王朝提供了動員軍事力量的機會。但是,在反抗哈布斯堡的陣營中,貴族和騎士之間的不同利益,以及在貴族和市民之間的磨擦歧見也就表現出來了。

  農村受奴役的人民和反抗行動初期的城市貧民積極參與對抗哈布斯堡軍隊,平民群眾又恢復了胡斯運動的傳統。群眾意識到,他們的敵人不僅僅是哈布斯堡羅馬天主教陣營,而且還有參加反抗哈布斯堡的地主新教徒。於是,波希米亞農民和日耳曼農民便一起去反對波希米亞和日耳曼貴族。全國各地都點燃了農民投入反抗行動的烈火,領導反抗的貴族不是把主要希望寄託於動員人民,而是寄望於軍隊和外國同盟者的幫助。反哈布斯堡陣營首先依靠的是日耳曼新教公爵聯盟,可是,哈布斯堡羅馬天主教方面背後有著哈布斯堡王朝西班牙、教廷以及日耳曼天主教同盟的支持。於是,反哈布斯堡陣營寄予外援的希望並沒有得以實現。

  白山之役

  1619年7月,在布拉格議會上邦聯從根本上改變了捷克國家的憲法,統治權力受到很大的限制。與此同時,哈布斯堡家族從波希米亞王位上被趕了下來,日耳曼新教徒公爵的代表巴拉丁選侯斐特烈被選為波希米亞國王。他因為與英國王室的親近關係,便試圖說服英國也加入反哈布斯堡戰爭的行列。但是,不論是英國還是荷蘭,都未給予他所期待的幫助。

  1620年11月8日,雙方軍隊在布拉格附近的白山展開決戰。波希米亞軍三萬名,由指揮官日耳曼侯爵克里斯汀?安侯(Kristián I Anhaltsky,1568-1630)率領,部署於白山的山坡上,企圖阻絕通往布拉格的道路。他的部隊占據堅實的據點,右翼有著城堡憑恃,左翼是條河,在他們的前方則有小溪,裡面還有些沼澤,在地理環境上具有優勢。

  聯軍的組成有25,000名,哈布斯堡軍隊由卡爾?波納文塔拉(Karel Bonaventura Buquoy,1571-1621)帶領,天主教聯盟方面則由柴克勒(Johan Tzerclaes of Tilly,1559-1632)率領。柴克勒看了看敵軍的部署,派出訓練精良的好手越過河面小橋,直攻敵陣。

  在2小時的激戰中,聯軍穿突敵軍防線,波希米亞軍隊被擊潰,聯軍趁勝攻進布拉格,斐特烈五世拋下波希米亞,攜同妻子伊莉莎白(Elisabeth,Electress Palatine and Queen of Bohemia,1596-1662)逃回荷蘭,他統治的時間沒有超過1620年的冬季,所以又被稱為「冬王」(Winter King)。西班牙軍隊一路追擊,還放縱士兵掠奪搶劫。

  戰後的苦難

  波希米亞的反抗行動失敗,哈布斯堡皇帝重新統治波希米亞,對新教徒展開血腥的報復,反抗行動的主要參加者都遭到逮捕、監禁,沒收所有被指控參加反叛行動的人的財產。1621年6月21日,27名波希米亞和日耳曼的反抗行動領導人在布拉格舊城廣場上被處決,他們之中3名是貴族成員、7名騎士和17名市民。

  當時他們的首級被高高懸掛在城牆四週,長達十一年之久,警告意味十足,直到1632年(三十年戰爭期間)薩克森人攻占布拉格的時候,才被取下予以盛葬。相傳每年這一天在梟首的時刻,往往會在當時行刑的地方見著這些無頭冤魂遊蕩。今天在舊城廣場上27個鵝卵石十字架就是紀念他們的。

  斐迪南二世撕毀了「聖詔」,取消波希米亞人民的信仰自由,宣佈羅馬天主教為國教,驅逐新教徒。波希米亞的國家地位消失了,波希米亞的最高領導中心被移往維也納,成為哈布斯堡的一個行省。1622年查理大學和耶穌會學院合併,而波希米亞的整個教育體制被納入羅馬天主教耶穌會的控制之下。甚至到了1624年,還頒令驅離所有非天主教的神職人員。整個波希米亞被宣告屬於哈布斯堡家族世代所承襲。波希米亞王國的最高階官員是從本地的貴族中遴選出來的,他們將嚴格地效忠國王。所以幾經折騰下來,波希米亞王國變得面目全非,原先的那種自主性和獨特性已不復存在。信奉羅馬天主教的日耳曼人奪取從新教徒手中沒收得來的土地,因而晉階成為波希米亞新的貴族階層。那些信奉羅馬天主教的波希米亞貴族逐漸地放棄了波希米亞的黨派意識,改而效忠這個帝國體制。

  持續三十年的宗教戰爭

  宗教戰爭在波希米亞人戰敗之後仍舊持續著,信奉新教的日耳曼親王們對抗神聖羅馬帝國引發的三十年戰爭延燒至日耳曼領土之外。波希米亞人展開全面作戰,多數參與的波希米亞將領加入了新教徒軍隊,後來被刺殺身亡的華倫斯坦就是波希米亞反抗帝國最著名的人物之一,而波希米亞成為這場戰爭的主要戰場。匈牙利的新教徒們亦群起反抗哈布斯堡政權的壓迫,支持其外息爾瓦尼亞親王(Prince of Transylvania)嘉伯?伯利恆(Bethlen Gábor,1580-1629)自立為王(the titular King of Hungary,1620-1621),對抗哈布斯堡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戰火頻仍的情況下,使得斯洛伐克和摩拉維亞經常荒蕪一片、哀鴻遍野。信奉新教的日耳曼部隊以及隨後而至的丹麥軍隊、瑞典軍隊破壞了波希米亞的家園,城市、鄉村還有城堡要塞都慘遭戰火的蹂躪。

  之後的二十多年中,這片土地遭受到歐洲列強的蹂躪,幾成焦土。波希米亞以前馳名歐洲的礦山全部被破壞,經濟工業嚴重後退,工廠手工業遭到摧殘,貿易額急劇下降,農民更是一貧如洗。從此以後,波希米亞再也沒有恢復到以前「實力最強的選侯」的地位,而成為歐洲的次等國家。波希米亞人民飽受戰爭失敗所帶來的經濟、社會、民族和文化的後果。

  在三十年戰爭時期,人口銳減,波希米亞地區約有四分之三的土地被沒收,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加深了波希米亞經濟的破產,引起生活必需品價格的大幅上漲和通貨膨脹,甚至導致國家財政的完全崩潰。

  隨著經濟的瓦解,對捷克的政治、社會和文化的壓力也加強了。哈布斯堡竭力透過對波希米亞民族的思想鉗制,來摧毀波希米亞反對派的活動。耶穌會教團把消滅所有繼承胡斯運動傳統的宗教信仰作為首要任務,他們要使波希米亞民族天主教化,並將其重置於羅馬教廷的隸屬之下。新教傳道者被驅逐,在軍隊的脅迫下波希米亞人民開始轉信羅馬天主教。根據1627年的命令,所有特權階級的成員在規定的期限內不加入羅馬天主教會,都必須離開國家,沒有被允許自由遷居的人民也就成群地逃到鄰國去了。

  統治者的勝利,透過頒佈新憲法而得以完成,這部新憲法也就是1627年在波希米亞、1628年在摩拉維亞頒佈的所謂「解放地區的制度」。它的基本原則就是,波希米亞民族由於進行暴動而喪失自己的全部權利和自由;宣佈波希米亞王位由哈布斯堡王朝繼承;對地區議會的組成和權限進行了大幅度的改變,「高級教士階層」即天主教教階制度的上層,又重新成為最重要的階層,羅馬天主教被宣佈為波希米亞唯一得到承認的宗教。德文成了除捷克文之外的官方語言,波希米亞的統治重心和權力核心轉移到維也納,這一切作為使得波希米亞王國牢牢地依附於奧地利。

  三十年戰爭為歐洲最激烈殘酷的一場宗教戰爭,也是整個歐洲首度權力平衡政治的衝突。1618年波希米亞的叛亂拉開了序曲,這場戰爭演變成日耳曼新教親王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之間的戰爭,到後來成為法蘭西和哈布斯堡兩個王朝,還包括其他強權之間的競奪。

  1648年,瑞典人占領小城區,進行掠奪,帶走許多珍貴藝術品,用來裝飾瑞典的城堡和王宮。後來在最後一役,他們被查理大學的學生和查理橋附近猶太居民共組的義勇軍擊退。據說這些瑞典軍隊是被逐的新教領袖約翰?阿摩司?考門斯基(Jan Amos Komensky,1592-1670)懇求前來援助新教勢力的,不過還是無濟於事。終至1648年訂立《西發里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結束,其中規定神聖羅馬帝國在波希米亞以西的領土和權利一律放棄。自此之後,神聖羅馬帝國乃將注意力集中於東部領域。

  飽經戰亂之後,瑪麗亞?泰瑞莎女王和其長子約瑟夫二世皇帝(Joseph II,1741-1790;Holy Roman Emperor,1765-1790,King of Bohemia and Hungary,1780-1790)勵精圖治,減賦薄斂,作養生息。母子倆人取消所有天主教貴族的特權,於1773年將天主教耶穌會士驅逐,並在1781年廢除農奴制度,以消弭社會的壓榨現象。1782年約瑟夫二世頒佈了「解禁令」(Tolerance Edict),允許宗教信仰自由,推動教育、科學和藝術的世俗化。猶太人紛紛從鄉村城鎮、移民到布拉格,因此城內的猶太區就叫做Josefov,以紀念約瑟夫二世的德政。

  在十七世紀末的時候,神聖羅馬帝國已經只是一個空洞的名義,300多個大小領主國的存在各自為政,各邦國擁有實質的地位,使得帝國變成一個空洞的聯邦,皇帝只是帝國名義元首,其有效統治地區僅限於由日耳曼人組成的「奧地利大公國」和由非日耳曼人組成的「波希米亞王國」、「匈牙利王國」。

  相關書摘 ?《捷克史》:6300輛坦克鎮壓「布拉格之春」,迎來20年之久的「蘇維埃之冬」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捷克史:波希米亞的傳奇(增訂二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周力行

  位處歐洲心臟地帶的捷克,分別與東南方的斯洛伐克,南方的奧地利,西北方的德國,北方的波蘭接壤,深受日耳曼和拉丁兩種文化勢力的影響,是傳統歐洲與斯拉夫世界的橋樑。

  十世紀左右,普列米斯家族開始統治捷克地區,展開捷克從公國邁向王國之路。十四世紀至十五世紀,盧森堡家族、雅蓋隆家族相繼統治捷克。捍衛宗教而犧牲生命的胡斯,也在此地揭開歐洲宗教改革的序幕。十六世紀起,由哈布斯堡王朝入主捷克,直至一次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才得以建立,捷克的未來似乎出現了一道曙光。

  但在二次大戰後,捷克再次陷於蘇聯的鐵幕之下。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喚起捷克沉睡的靈魂,1989年的絲絨革命,更為捷克的民主化開啟新頁。

  儘管在歷史的長河中,捷克歷經眾多的紛擾,但仍發展出燦然可觀的藝術文化──享譽文壇的卡夫卡、米蘭?昆德拉,用文字寫出人們內心的吶喊與不安;知名音樂家德弗乍克、史麥塔納,更譜出捷克動人的生命與情調。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